Blogaholic
Logga in
·
Styr upp en egen blogg

是人生最幸福的戰鬥

 

公交車經過路口的時候看到多了幾個警察的身影,於是隱隱覺得今天是個類似節日的重要日子吧,隻是過慣了平淡無奇,總覺得波瀾不驚才是一個黎明正確的打開方式,一樣的喜歡這半個小時的上班車程,順著二環的邊沿,我就這樣在時而擁擠時而空曠的車廂裏看著一路的四季走過,從驚喜於鵝黃的草地到繁華盛開的薔薇,如今,夾竹桃和寬大的芭蕉葉成了街邊花園的主角。

偶爾,匆匆過馬路的人群中總會有那麽相似的背影觸動心裏最軟的地方,比如剛剛佝僂而行拖著重重 行李的老人,艱難又盡力匆忙的躲閃對麵的車和行人,恐懼和無奈那麽明顯的 貼在老人的臉上。我不知道自己覺得悲哀的是時光無情還是這個瘦弱無助的 身影,反正無名悲憫隱隱作疼,這個世界真有時冰冷的讓人心疼。似乎每個人都一樣的各自獨行在遙不可及的路上。

經過公司附近一所中學的時候,塞滿門口的家長嚇了我一跳,瞬間 終於明白,今天不是個節日 ,而是個看不見硝煙的戰場,擠過人群的時候被父母們的期望壓得喘不過氣。

似乎忘記了自己也曾從這戰爭中走過,隻是一直忘不了那個曾今挫敗感滿滿的青春,還記得那些起早貪黑的日子裏,自己也曾努力到想吐, 路燈下的眼睛和寒風裏的朗 讀,其實,最辛苦的不是苦讀時的孤獨,相反,那段時間可能是一生中最充實的自己,隻是當把努力壓在最後幾個小時的戰鬥時才是最孤獨的,曾今,青春裏我認為努力就好,隻是當父親放下手裏的農活專程來陪考的那一刻,我覺得這場戰爭過於殘酷,高考,走出考場的那刻,雨下的特別大,似乎那天老天把欠著個小縣城的雨全都一傾而下,趟著齊膝積水看到校門口張望的父親,濕漉漉的褲管,幹裂的雙唇,瞬間搓敗不再來自這場已被塗地的數學考試,而是期望裏如此落魄的父親,看到沮喪的我更是不知所措,不能安慰也不能埋怨,欲言又止,隻是努力的把傘撐向我一邊,或許是對自己的懊惱,也是對父親堅持陪考的不滿,我一路淌著雨水,掙脫父親的傘走在前麵,大雨順著臉頰流下來的時候瞬間覺得孤獨的絕望,那天我泡著大雨走了半小時才到家,一路沒有回頭看父親,隻是,到家的時候父親比我濕的更嚴重,單薄的身體被雨水浸透,奶奶忙著給我們送熱水和毛巾,她肯定心疼壞了,為兒子,也為戰爭還沒結束就已經敗下陣來的我。

不出所料我在那年的戰場裏狼狽不堪,而父親也因我的賭氣感冒了一周,後來的日子裏我隻是安靜的吃飯睡覺偶爾出門沿著山路一直沒有目的走到黑,父親沒在說一句話,我也從沒解釋過自己的莽撞,其實與其說莽撞,不如說是對父親深切期望的懲罰,一直以來我都以為是父親把自己失敗的人生建立在對我的過高期望裏,其實,後來才明白,父親隻是不想讓我獨自一人去麵對人生的挑戰,一個人在陌生地方漂泊打拚的時候遇到過無數個看不見 的戰場,無數次的絕望和孤單也隻能獨自消化。而那個陪我落寞的父親已無力走的更遠來守護這個失敗總比成功多的自己。隻是,走得路多了,就不再 任性,不再懲罰落魄的自己,也能及時的參與下一場鬥爭,人終會習慣了這一程為了生存而沒有敵人也沒有朋友的爬涉,終將和孤獨結伴而行。

人生那麽長,戰場又豈會隻有這一次,恰恰相反,高考才是個開始。

也是最幸福的一次戰鬥,畢竟你義無反顧的奔赴過這場硝煙,與其說是背負著全家的期望不如說全家為你戎裝待發,並且無論成敗都在硝煙裏守護著你。青春那麽短,奮鬥才是正解,致青春,致勇敢過的自己。

 

原文地址:http://www.duanwenxue.com/article/4605018.html

Publicerat klockan 04:28, den 12 juni 2017
Postat i kategorin Okategoriserat
Dela med dig på Facebook, MySpace, Delicious

Det finns inga kommentarer

Skriv en kommentar

Namn
Email
Bloggadress
Vad blir noll plus ett? (Svara i siffror.)
Kommentar
Laddar captcha...
Om den inte laddar, var god inaktivera av Adblock!
För att publicera en kommentar måste du verifiera vår Captcha. Den använder under några sekunder en del av din processor för att bekräfta att du inte är en bot.